如何评价2020年10月播出的动画《魔女之旅》第3话产生的争议-

2021-10-22

首先在这里先表示一个提前量:这部动画的这一集之所以会产生“价值观危机”不是因为观众的问题,主要的责任在于动画剧情的排片顺序与其剧情和本身的定位不符。

然后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定位问题”。

按照目前的剧情模式,《女巫之旅》在剧情上是一部非常标准的“道路艺术作品”。

什么是“道路艺术”?一般来说,最知名的路演艺术就是“路演电影”,也就是路演艺术电影。

公路电影,主要是以路途反映人生的电影。最初出现在美国,按照美国的电影类型细分法中,有种roadmovie。

公路艺术以沿途大师们遇到的事件和风景反映生活,是以公路为载体反映人生观和现实观的艺术作品形式。通常,叙事发展是基于一段旅程。在占据影片绝对空间的公路之旅剧情中,影片主人公完成了人生体验,改变了思想,塑造了性格,产生了一系列戏剧性的冲突。或者和别人交流,用自我的思维。

公路艺术已经发展成为一种非常成熟的艺术表现方式。最典型的路片产自美国,因为美国号称是“装在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美国人对汽车的感情和中国人对自行车的感情一样深厚。、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蜿蜒的公路、星罗棋布的汽车旅馆和在公路上奔走的形形色色的人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美国电影演绎故事的舞台。

公路艺术的精神层面是其核心,很多公路文艺都跨越了一些法律和道德的界限,但出发点只是为了找到另一面的信仰。试着用能给世界一些新意的眼光看世界,试着与现实的价值观发生冲突,展现不同的人性和价值观,通常以主角的价值观为替代点,整合整个故事线的价值观。

有些人会把公路艺术品当成其他艺术品,这其实混淆了它们之间的细微差距。道路艺术作品没有主要的故事内容,就像日记一样,每一集、每一幕都不一样,每一幕出现的人物也不一样。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例:道路美术作品中没有所谓的世界观,或者说道路美术作品中没有必要描述太多的世界观,因为它不是世界观的设定,而是基于现实的基层生活。过多的世界观只会影响观众对故事本身的理解,因为过多的外部氛围会造成潜意识的额外感知。看了这么多优秀的公路美术作品,很少有过多描述场景和世界观的场景,只是一笔带过。公路艺术作品的关键叙事放在过程中,每个故事都是不同的世界观——当然,世界观并不代表价值观,价值观在公路艺术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公路艺术的创作必须绝对遵循价值观的变化规律,否则会导致人们设计的崩溃。

一部公路片的主角可能不是主角,但主角总是以“观察者”的身份讲故事,真正的主角其实是有争议的。一种观点认为,道路文艺“没有主角”,是描述一个主角所看到的旅途中的世界。但是,我个人认为公路文艺是有主角的,但是这个主角不是一个形象,而是一个群体形象,也就是说,主角所看到听到的人物都是一个主角。这与路演电影本身的核心精神和宗旨不谋而合。

从近几年的奥斯卡绿书到《塞尔玛与路易丝》,改变了以男性为主的公路文艺;豆瓣评分高达8.9分,获得一系列奖项和好评。代表日本公路片巅峰的著名综合片《完美世界》《疯狂的麦克斯》《杀死比尔》《吉吉吉罗的夏天》,其内核都与原著公路文艺如出一辙。国内著名的公路艺术有《落叶归根》、《人在路上》、《无人区》等。

定位分析。

不难发现,以路演电影为代表的路演艺术作品呈现出一种非常奇特的极端风评价,即好作品名利双收,而烂作品却被抛在身后几千年。这涉及到太多关于公路艺术的元素,所以这里我们就简单提一下四个主要影响因素:

1.背景。公路片的背景永远是一段旅程,这是绝对的判断依据。这个旅程可以是一个人的旅程,也可以是几个人的旅程。如果以一部文艺作品的描述为例,我选择茨威格的《大悲剧》。

《大悲剧》本身就是一篇纪念勇者的文章。如果从公路文艺的角度插入其中,不难发现其实是一种“公路艺术”,只不过这种公路艺术只在“背景”和“艺术手法”上属于公路,其目的和结局都不归公路艺术所有.背景,即斯科特和阿蒙森的竞争失败后,斯科特团队的生存之路;这个过程就是斯科特团队在生存过程中的一系列故事。艺术以时间为叙事发展过程来刻画人物,运用了系列公路电影中经常使用的叙事记忆。这部作品虽然不是常规的公路片,但却揭示了公路片的一个本质要素:【时间剧情发展接近】。

2.改变。公路片的情节变化是为了完成人生体验,导致思想上的变化,即必须立足于现实社会。这让公路片绝对写实,自然给了它一个著名的危险标题:讽刺。

比如电影《绿皮书》从本质上讽刺了种族歧视,表达了种族之间和谐共处的愿望。在与黑人“陌生人”的旅途中,主角经历了一系列外在的变化,使主角从原来的“固化思想”变成了“理想化”的人物。从这部经典的公路片中,我们可以反映出好与坏公路片的第二个重要元素:【人物的弹性】。

3.目的。标准公路艺术的创作是基于作者想要反映的一种社会现象。时至今日,公路电影仍然是“现实主义艺术”的先锋。一段旅程就是一个故事,故事是最能真实反映基层世界的通俗艺术手法。不管是有所谓的“讽刺”还是“现象”,路演电影本身就有一个艺术反驳,那就是很容易给人定位的错觉。

一个好的道路艺术,最重要的是它继承了文脉。它注重段落之间的联系,而不是开头和结尾,甚至是中间部分的“首尾呼应”。以《落叶归根》为例,主角一开始的目的是“把同伴的尸体带回老家安葬,把原本收到的资金返还给同伴家人”,但中间的情节不仅导致同伴后来被迫火化,还让资金去了水漂。电影的结尾采用了发散式的想象,但与开头无关。重要的是段落和情节之间的密切关系。结尾,观众不会想到开头,而是会想到前面的情节,然后继续回忆中间内容的重要情节。如果中间内容的剧情流向价值观不一致或者人物性格不同,那么影片就会变成四象,将整个作品的流向发展和剧情走向割裂开来。这里是公路艺术的第三个重要元素:【剧情思想性发展的统一(合理化)》。

4.人们。其实这一点与问答无关,但为了分析方便,我想稍微提一下。高速公路的艺术人物,除了主要人物,就是“一次性NPC”,相当于一次性塑料袋,用完了可以换。其实在后续的故事中没有必要以任何方式去回忆或提及他们,因为他们只是这个旅途中的过客,之所以被描述是因为主要人物的需要而不是故事的发展。正如我之前所说,公路艺术的重要元素是现实。就像我们生活中的一些路人,他们可能对你或多或少有影响,但他们不可能跟随你一辈子,也不会导致你当下或下一秒的生活想法发生什么大的变化。改变人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不是个人的思想,而是社会的思想。

因此,路演电影中的人物“看起来像死了一样”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合理的。但是为了让剧情和人物相对饱满,让剧情更加连贯,今天很多路演电影都会采用隐形次要人物的连接。巧合和记忆是常见的手段。下面是公路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元素:【关注人物塑造】。

接下来,用上面提到的知识来分析《女巫之旅》的剧情。

无论什么形式的作品,只要符合公路艺术的基本内核,都需要严格按照公路作品的创作手段进行创作。不同的是,这部作品采用了全剧情“倒叙”的方式来叙述道路艺术,这种倒叙的优势很明显,就是观众可以提前看到下一个场景的位置和主角此时的形象状态。日记式回忆只是一种艺术手法,改变不了自己的道路艺术手段。

很多观众可能会把它和“单元剧”的艺术表现混为一谈。其实单元剧和公路剧的表现手段是相似的,两者的每一集或每一幕都是相对独立的,与前后剧情没有任何联系。但其实也很容易分辨。单元剧和公路剧的主要区别在于“场景和人物的转换”。单位的人物没有大的变化。一般来说,只有新角色会增加,没有老角色会减少,场景一般都是固定的。然而,路演的场景切换非常频繁,并且随着主角的进步而变化。另外,单元剧的主角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每个角色都有可能成为那一集叙事故事的观察者。当然,也有不变的主角视角。比如《憨豆先生》就是一部非常典型的单一视角的单元剧。

第三集的主要问题可以从整个剧情和插曲来分析。

首先,整个故事。这部作品主要争议的理论来自于《妈妈和女士的三个忠告》第一集的两句话:遇到危险及时逃跑;不要试图干涉别人的事。那么这两句话,作为这部作品中“主角的核心思想”,是否符合道路电影整体剧情发展的发展历程呢?

是的,问题就出在这里:第二集、第一集、第三集的内容无法形成一个完美的道路艺术整体内容,第一集的主要内容是以双重回忆的方式从“第三故事线”补充故事背景,讲述女主角的训练内容,得出主角接下来要去旅行的结论。同时给了整个故事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思想,那就是主角母亲的三句话,这将是贯穿整个故事的思想内容,无法修改。主角的每一个动作都必须严格按照它来进行——至少对于基本动作是这样。

如果从剧情上分析呢?

第二集的内容很奇怪:没有“逼真”地刻画主角的形象和遭遇,而是直接进入了一种“伪日常”的剧情发展模式。这种“伪日常”可以解释为普通日常动画的情节发展:主角出发——遭遇意外——遇到同伴——开始交往——发展感情,是非常经典的活生生的剧情线。我猜作者之所以设计这个故事,主要是为了比较主角的旅行意愿和同伴对自己的感情,从而表明主角在旅行中不会太在意同伴的感受,坚定地设定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继续旅行。这和平时的路艺剧情很像,就是留下的是影响力,送走的是路人。这种次要人物的过客手段,也是为了让观众尽可能地将注意力集中在主要人物身上,从而弥补电视剧《流水账》的枯燥感。但很明显,作者在这一集中并没有让主角符合核心思想,主角的做法过于“客气”,即同意了这一集中次要角色的教学要求。按照旅行者的观点,第二集女主的最终目的不是教什么,而是找勋章。但因为帮助教学和单边感情的快速发展,给观众一种女主人“乐于助人”的艺术形象。公路美术作品中这种错误的“先入为主”绝对是致命的,会固化观众对人物的形象,从而大大限制人物的丰满和中性。而且不能很好地与后面的故事衔接,从而给人一种主角性格“大转变”的反应。

从第三集不难看出,作者是反讽的对象,即现实生活中“正义”与“能力”的冲突。正义是否应该用善良来衡量,是否应该牺牲个人利益来满足他人利益,是否有必要拔刀相助?内容本身没有错,但主角性格的偏差导致了第三集主角“理性”形象与前一集“乐于助人”形象的差异,也导致了人物定位的混乱,从而影响了作者所表达观点的正确性和观众理解的偏差。

总结

前两集的剧情给人的印象就是普通的公路片。而道路电影故事的核心是遵循循序渐进和环环相扣。第二集的剧情与第三集完全分离,或者说,并没有为前两集打好基础,反而给人一种极度偏向日常生活的公路电影情节,导致本该扭转观众思想的第三集,变成了一个大矿,让观众很难接受这样过度的人物变化。主角的中立立场不是用观众愿意接受的方式来表达的,艺术作品也需要符合时代的价值观。所谓“反乌托邦”与“主流价值观”并不矛盾。

如果第三集在第二集播出,会给人一种想先升职后被打压的感觉。同时也可以说明,这个故事不是一个极端的日常生活,而是一部价值观建立在中立基础上的公路片。人物的灵活性,时间情节的紧密发展,情节思想和内容发展的统一(合理化)都必须观察,绝对的,绝对的,否则整个故事很容易被割裂。如果第三集在第二集播出,会和第一集妈妈的建议紧密对应。但由于第二集与妈妈的建议无关,观众在前两集的渲染下已经产生了一种极端的偏见,后续剧情反差过大,与现实价值观相冲突,舆论自然会两极分化。

这部作品的情节虽然属于道路艺术手法,但其表现目前已经偏离了道路艺术的范畴。《女巫之旅》的剧情已经出现了错接,虽然一集的错接不会导致道路艺术的剧情发展发生很大的变化,因为每一集都可以看作是一个独立的故事,而不是一个连贯的故事。平行灯泡的消亡不会在主线上造成问题,但其艺术价值却大打折扣。这场意外也让观众知道,这部作品其实是一部“道路艺术”而非“日常”动画。准确地说,这场争议的责任方有两个:作者对道路艺术的理解有问题(或者可能是基于日本轻小说行业的极端情节和套路造成的错误代入);制片方编辑对作品本身定位的失误,导致了第三集和前两集剧情线的错位。

顺带一提,我没有承认这部动画属于道路艺术,我说的道路艺术的所有知识范畴都是为了说明它在情节上符合道路艺术作品的基本要素,但我没有承认这部动画是一部道路电影。如果我在评论中的回复有误,即没有说明动画在剧情上符合公路艺术的范围,可能是我不耐烦了,没有注意。我为我的不准确感到非常抱歉,我希望你知道!

最后强调一下:《魔女之旅》第三集的争议是有理有据的,所有对女主价值观产生质疑的观众都没有任何责任,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没有人能够忍受这种前后矛盾,人物形象大变的反主流价值观行为。但是!但是!这一集的错误不会影响到后续剧情的发展,只要这部作品的主线仍然是以主角的旅程为主,那么它就符合公路艺术的剧本发展,也就仍然受到公路艺术的剧情约束。因此大家不需要太过于失望或者紧张,这部作品的定位将决定它是以剧情来决定的它的价值的,一次失误不会破坏整体剧情的流畅。

但是,我想这部作品的作者大概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写的作品是一部道路文艺作品。所以我不敢去揣摩后续剧情的发展。